月欣

每一个寂静的深夜里,听着窗外车水马龙。总是想起在那个雪域高原,有着这样一片纯洁的净土。亚丁三怙主的演出,让人觉得那每一句虔诚的祈祷,才是最抚慰人心的。

【查先生千古】传觞

maxilla:

纸上悲喜事,书中侠客肠。


莫怅惘,


守得余墨香。




传觞


 


01


 


此夜有星无雪,小窗敞了约莫寸余。少女瞧了瞧外头天色,柔声道:“大哥今日嘱我收拾行囊,当是别有去处?”


屋中青年人虬髯乱发,似常年已不梳洗结辫,双目却神采摄人,闻言笑道:“计算时日,不日应有故人远游,我想下山去,送上一送。”少女莞尔道:“大哥话中意思,此番竟是属意我同去么?”


青年笑道:“你不愿意?”


少女微嗔,扭头不去理他,隔了一小会儿,又偏过头,轻声问:“那......几时走呀?”青年温言道:“待我取个物件来,明日卯时启辰,可好?”


 


他自雪山梅树下,挖出一坛陈年老酒,是昔年父辈于风雪中交心时,也曾痛饮过的那一种。


 


 


02 


 


他二人脚程不同旁人,翌日出发,不日便至藏边,至黄昏时分,见一颧骨微高的黑瘦汉子立在路旁,似在等人。


他怀中抱着个三四岁的女娃,眉目清秀,眼神灵动,正伸手欲抓他发辫。只见这大汉面容粗豪,神色却十分温柔,轻轻握了握小娃儿玉雪般的小手,道:“空心菜,你乖。”


女娃儿十分乖觉,抱住他的手掌,果然便不再闹。汉子转过身来,朝对面的青年男女一揖为礼,道:“多谢胡大侠伉俪。”


 


着了狐裘的青年人微微一笑,将手中灌满了的酒囊递过去。


 


汉子接过来,黑红的脸上也辨不出什么神色,将酒囊往腰间褡裢上挂了,长叹一声,转身走了。


 


风尘铺在他的脸上,他有那么一瞬想起了自己的那个小妹子,只觉心中既酸涩,又柔软,恍恍然开出了别样的花来,不是茉莉、玫瑰,也不是丁香和凤仙。是什么花儿呢?他自己竟也不晓得。


 


03 


 


汉子接了酒囊,抱着闺女一路南行,至大理地界,见前方有一酒肆,桌旁围坐三人,形貌各异,俱是雄姿英发。


见到他来,几人欣欣然起立,其中一个白面微髯的华服公子,上来便揽了他肩头,笑道:“狄兄教我兄弟几人好等。”


 


汉子十分窘迫,却也依言坐下,将先前那酒囊摸了出来,置于木桌中央。华服公子瞥了其余二人一眼,将酒囊收起,笑道:“我大哥好酒,二哥却颇不胜酒,此等好物,我收着便罢,你且放心。”


 


汉子微微点头,不再多言语,起身告辞。


 


坐着的三人叫出婢女仆役,又各自取了酒来再饮。良久,那华服公子喟叹一声,笑道:“两位哥哥可曾记得,我三人上一次一同饮酒,连个坐下的地方也未曾有,可那一通好饮,却是平生最最快意之事,教我长长久久,都不敢忘记。”


 


他身旁坐着的短发青年下意识诺一声佛号,低声道:“确是如此。”


 


两人一同看向上首处那身形魁伟的大汉,相视一笑,只觉茫茫然世间,竟再无可畏惧之事了。


 


04 


 


三人饮罢取了酒囊,遣散仆役,向西而来,至一古城,气势雄浑,城匾上书襄阳二字。


 


城门下站着一对少年男女,衣衫染赤,形容都略有些狼狈。


 


那少女颜色如春,眉目尤其灵动,见到三人,笑盈盈先上来见礼,“大王、国主,段皇爷。”


 


跟在她身后的少年神情憨厚,却隐有渊渟岳峙之意,躬身抱拳,将那小小的酒囊取在手中,神情十分镇重。


 


他蹙着眉头,待对方走了,才低声问身旁少女:“先生嗜酒么?他若不喜欢,可怎生是好?他可不似七公那般……那般……”


 


“那般贪嘴,是也不是?”少女娇笑道,“哎,真是个傻哥哥,你且往细处想想,我们送的是情谊呢?还是酒呀?”


 


少年低头沉吟片刻,面上也露出了喜色,轻轻握住少女柔荑,道:“蓉儿真聪明。”


 


恰有风来,将城中血气吹散,教过往数十年或明或晦光阴,皆变作了往后长路上的可思可忆。


 


05 


 


这一对少年男女,骑着红枣马慢悠悠地在大道上走,一日忽见对面来了一匹白马,马背上驮着个小姑娘,形单影只,面容十分秀气美丽。


 


一赤一白两匹马错身而过,赤马上的少女轻轻唤了一声,将酒囊抛出,白马上的少女伸手稳稳接住,朝二人露出一个笑容来。


 


她瞧了两人一眼,心中道:他们可真好,不过这最好的,我也曾是有过的呀。那狼皮可真暖和,在中原是没有的,在别处大约也没有。


 


06 


 


小姑娘骑着她的白马,天边彤云照着她的脸,她再到江南,见那水榭之中,有几个妙龄女子,正朝她招手。


 


小姑娘打马过去,那高楼之中、绫罗胭脂里,钻出个小滑头来,往下头瞧了一眼,嬉皮笑脸地道:“小娘子,莫急着走,将酒留下予我们呀。”


 


马上的小姑娘不说话,也没抬头,一伸手,那酒囊“嗖”地一下,如同活物般直窜而上,正打在那人光溜溜的前半个脑壳儿上。


 


那人“哎呦”一声,应声而倒,将酒囊抱了个满怀,笑嘻嘻赖在了地上,口中叫道:“哪个来扶一把爵爷?有赏有赏。”


 


香风粉雨,好不旖旎,走马前尘,再见权名酒色,复有几分非虚不妄?


 


07


 


韦爵爷下得楼来,自有宝马香车相送,行至半路,前头车辕忽跃上一个人来,身形颀长,长方脸蛋剑眉薄唇,举止形态,无一不坦荡潇洒,他目光四处一转,毫不客气地伸手:“酒呢?”


 


光头爵爷哈哈大笑,取了那酒囊予他,奇道:“尊夫人怎的没来?”


 


青年压低了声音,道:“嫌你这小王八蛋碍眼,躲了。”


 


两人同时大笑,爵爷跳下车来,重重拍了几记对方肩膀,眼见他复转过身去,走上了夕阳下的那条大道。


 


此人前半生行得落拓孤独,今日终遇坦途,眉梢眼底神色却从未改变过,似总能将山河大川,并揽于怀中。


 


08


 


青年一路载酒高歌,向西又走了几日,烟尘中只见两个少女携手而来,一个身量高些,一身鹅黄衫子,金丝小帽,于鬓边插了一支翠羽,端的是秀丽无双;另一个肌肤皓如白雪,长发垂肩,容光颜色不似人间应有。


 


两人过来接了酒囊,轻声道谢。


 


黄衫女子牵着妹子的手,笑盈盈道:“喀丝丽,同我去一座高山,那里有豺狼虎豹,偏生没有人烟,你敢不敢去?”


 


少女笑道:“有姐姐在,哪里是我不敢去的?”


 


姐妹二人同儿时一般紧紧挽着对方的手,相视一笑,亦觉十分安静甜蜜。




09


 


双姝不曾骑马,步行往终南山来,拨草寻踪,见一古墓,将酒囊放下。


 


不多时,墓中出现一只大雕,将酒囊衔于口中。墓中有独臂人练剑,白衣仙子种花,见到酒囊,俱是一愣,神色间微微有些悲戚,复又释然。


 


死生往来,皆是幸事。


 


10


 


大雕衔酒囊而行,不二日,将之交予一青年手中。


 


青年生得不丑,却也绝算不上英俊,许是少年时孤苦过,穿着十分简朴,有几处还打着补丁。


他接了东西,倒未曾叹气,默默收了,道了一声谢。


 


他从前不知道自己是谁,现下想来,却又似乎,早已经知道了。


 


11


 


此番来接酒囊的是个美貌少年,骑着白马,神色带几分娇矜。


 


仔细看来,只见“他”喉间平坦,俊丽爽朗,青年看得愣神间,手中酒囊已被劈手夺去。


 


“少年”抛下一串银铃般的娇笑,打马远走,再不回头。


 


12


 


风霜荏苒,英俊的青年背负状似金蛇的长剑,沉默地接过了酒囊。


 


山上的洞窟里仿佛仍回荡着歌声。


 


“从南来了一群雁,也有成双也有孤单。”


 


13


 


最后,一对背着双刀的少年男女接过了酒囊。


 


14


 


老先生于浓雾中走了两三步,精神渐渐矍铄,步履亦轻快起来。


 


前方停着一辆跑车,两个故人。


 


长脸的给他开了门,圆圆脸的递过来一瓶XO。


 


老先生取出怀里的酒囊来,笑呵呵推拒:“我也有酒啦。”


 


15


九月廿二。


此一别江湖,又永未别江湖。




16


当真是,好酒啊。




[FIN]



金庸走了

金庸是种信仰,不接受反驳

天要下雨:

我不喜欢他的为人


可我喜欢他的书


从10岁开始,反反复复,每一本都读了无数遍,以至于视力骤降,成绩下滑,甚至让周围的人嘲笑我不像个女孩子


那时的女孩子啊,谁手里不攥着几本袖珍小言,连封面都透着桃红色的光。然而我手里的却是砖块一般的刀光剑影,还是盗版


然而他就这样走了


很失落。


当年哥哥梅姑甚或陈晓旭去世的时候,我完全不能理解姐姐为何长吁短叹,现在懂了。


死亡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青春的一部分


于武侠而言,后继无人,至少目前如此。


但是记忆永远存在,像我这样写傻白甜同人文的姑娘,有时候都会受到影响,控制不住地邯郸学步,东施效颦


他此生或许有憾,但他影响了几代人,祝,走好。


对了,古龙先生,终于有人来陪你喝酒了。

《杖筴何须卿孤征》长评

梓樱姐姐的长评。其实,如果不是有一次在群里偶然聊起,我都不知道这篇文章的来源竟然是姐姐们的脑洞。曾经爬过的楼,压根毫无印象。

梓樱/知雪:

    《杖策》是一个源起于群里聊天脑洞的故事,然而,我们自己忘记了脑洞以及故事的走向……但是爱姐却一直记着并且把脑洞写了出来,特交上三千字长评表示谢罪。


    声明:按照爱姐的期望,此篇长评的评论范围不包括彩蛋部分。


    《杖策》的故事源起于脑洞,说是没有详细的大纲确也是有大概思路的,对于《杖策》一文,一章章地跟着读固然有种随着主人翁一起闯关的代入感,但是《杖策》的实质是起源于我们的脑洞,也就是说在文尚未成型阶段便已经知道故事的结局,这和以往所看的文有着很大的区别,换个角度,上升到整体连贯阅读来看也是有着别样的风味。


    《杖策》已然结文,不说结局倒是显得颇为不厚道,这里先从结局说起,再细说一二。


    对于《杖策》的结局,估计很多人在看完后会觉得过于平淡,甚至是有一点点难以接受,梅长苏是个传奇人物,浴火重生,搅弄金陵风云,走时怎可如此平淡,一段江湖大事就这样化作过眼云烟?一个江湖大帮就这样消散?一卷囊括天下事的琅琊榜就这样空缺了榜首?回读全文这个问题有解。长苏的死因简单地概述下就是四个字——吃错药了;对,吃错药了!一个能搅弄金陵风云的人竟然是因为吃错药而死,任谁也不会相信啊!长苏有着许多的身份,他聪慧近妖,谋事必成一直于许多人忘记了他的一个身份——一位病人,火寒之毒乃天下奇毒之首,能中火寒之毒的条件又极为苛刻,参考文献又能有多少,所有治病的过程无非是个试探的过程,对于未知的疾病,用错了药又有什么奇怪的,这么一想,吃错药而死又有什么奇怪的呢?说平淡的不妨从全文角度分析一二,这是一个发生在战后的故事,越往后长苏放下的也越多,他开始学会为自己而活,江湖的风云已经与他无关,他大仇已报,景琰也成为了太子,他何须再卷入世俗?何须再去搅弄风雨?刨除了纷纷扰扰,生活剩下的不就是平淡吗?刨除纷纷扰扰他也不过只是一个平凡的人,走时又何来轰轰烈烈之说?两者相结合是否心中的疑惑减轻了不少,是否觉得平淡对于文章后期的梅长苏而言是最好的结局。


    说完了结局改说说细节了。


故事开头奠定基调,对比突出反常


    全文的第一句话是“最近,蔺晨有些不太对劲”,蔺晨是个怎样的性格想必不做总结也能有些零星的感受,他不着边际却细致入微,他洒脱自在却也尽职尽责,他是一个矛盾体,纨绔中有着正经,严谨中透着洒脱,但不会不太对劲,即使他缓解自己的方式独特却也是有迹可循,一句不太对劲,怎能不心生窦疑,担心有大事发生,然纵观全文,确有大事发生,结局的种种已在文章的第一句中有所暗示。


    再来看故事的第一章,行文间交代了许多和往常不太一样的情况,尤其是蔺晨和长苏的相处,他们的日常可以用互怼来形容,无论是语言还是行为,而在第一章中。蔺晨意外地与长苏冷战,少了往日的放荡不羁,再度将情况推入一个险境,同时汤药也变得越来越难喝甚至是越来越难闻,这无一不暗示着后面注定有事发生。


    对比是写文颇为常用的手法之一,在文章的开篇多处运用了对比,如第一章中,梅长苏身体状态从体弱变得与常人无异甚至在战场上异常的勇猛,蔺晨侍药是从原先的挤兑到现在的不想说以及二人的相处模式变得僵化,包括文章的第二章节,梅长苏在获得胜利之后,甚至心中无喜悦反而透露出浓重的悲伤,这一切都是不符合常理的,都是反常的表现,若是单写或许会注意,但是终究不及对比来得深刻,不及对比更容易引人深思,思考这反常的背后到底蕴藏着什么。


因果相连,前文种种皆是后文的依据


    说道埋线,纵观全文,最明显的一处就应该是第三章蔺晨在与长苏闲聊时所提及的行程规划吧,蔺晨曾说要霍州抚仙湖的仙露茶,去秦大师处吃素斋,看小灵峡的佛光,逗凤栖沟的猴子,去探望顶针婆婆拜访旧友,当蔺晨突然消失之时,梅长苏便开始按照蔺晨的路线去寻找蔺晨顺带游山玩水。


    其次应当属服药了,冰续丹的出现便是生死的考验,选对则为生,选错则为死。冰续丹的服下为后文长苏病情的变化打下了基础,从睡觉醒来时身体有酥麻的感觉再到摔碗再到行走困难体现了触觉的问题,从对饺子的味道提出质疑表示嫌淡暗示了味觉,从服用第二颗药丸时,对药的气味并没有提出疑问再到未能闻出宫羽所有脂粉的气味再到未能闻出艾草的味道指向了嗅觉,余生九日时无法看清东西,冰续丹为因,无感尽失为果,一步步写出了长苏的战后余生。


    接着便是第三章所提及的手环和玉蝉,蔺晨在写物品清单的时候提及了手环和玉蝉,手环是梅长书曾经作为林殊的见证,玉蝉是曾受教于黎崇老先生门下的见证,这两样东西也寓意着文与武,在第六十七章中,为了化解琅琊阁危机,两件物品再次出场,并且被蔺晨带去金陵请求文与武的协助。当长苏去世之时。两个物件最后一次出现,手环陪伴了蔺晨,玉蝉随葬了梅岭。手环之上虽是林殊的名字,是赤焰的象征,但是对于蔺晨而言却是长苏的过往、长苏的一生。梅长苏浴火重生,从赤焰军少帅林殊变为了江左盟宗主琅琊榜首梅长苏,但是梅长苏的骨子里终究只是林殊,他曾经放下来过,但最后还是拾起来了,否则他也不会选择倾其所有在最后时刻去教导庭生。在金陵搅弄风云之际,手环虽然被藏起,但是梅长苏赶赴金陵并且酝酿了一场大的变革终究是源起手环。玉蝉为文,玉蝉也是长苏生命中的一个节点,但是他终究是文的象征,让玉蝉随葬梅岭估计蔺晨是希望长苏能够真正地做梅长苏,一个病弱但是聪明的文人,林殊是个在梅岭就已经死去的身份,将梅长苏葬在梅岭即是随了陪伴七万赤焰军的愿望,也是让他回归了林殊的身份,更是希望他能够在此走出,来世以梅长苏的身份活着,梅岭凄凉,悲壮,一枚玉蝉虽无法改变这样的现实,但总能带着文人的傲骨,文人的清高,但它却能够提醒长苏不要忘记文人的本真,微微化解一丝心中的执念。


    再者便是第三十七章中长苏反常地不让蔺晨看自己的手稿,《翔地记》本就是蔺晨赠与长苏的书,长苏也习惯性地在上面留下自己的旅行心得,同时也准许蔺晨翻阅自己尚未完成的手稿,《翔地记》对于两个人而言可以说是完全公开化的,意外的拒绝给结尾处蔺晨发现《翔地记》变成药案一个合理的铺垫。


真真假假,啼笑皆非亦有理有据


    全文中最好玩的片段应该就是判定灵仆的身份了,灵仆表面上是一个身份,但实际上有三个人参与其中,灵仆本身、蔺晨以及宫羽。灵仆的身份长苏对此早有疑惑,并且怂恿黎纲去试探,最终以黎纲被揍收场。过程不长却十分有趣,本以为会有一个答案,谁知最终的结果竟然是黎刚被揍收尾。


    灵仆虽然是三个人运用了一个身份,但是每个人对这个身份的诠释是不同的,一样的皮相不一样的性格,给了探究的余地,蔺晨即使顶着灵仆的面具举止之间也流露出不凡的气质,也只在陪伴长苏游山玩水,享受生活时出现,面对长苏旧疾复发,也难以抑制住本心,即时进行施救;游山玩水听起来潇洒,却也需要思虑周、打点行程,而这时出面的便是蔺晨的师兄也就是灵仆身份真正的主人,当诊脉时流露出的惊慌失措,面对脉象无法保持医者应该具有的冷静便是宫羽。一个身份三个角色,一张面皮三种心性,有欢乐洒脱,有沉着冷静,有惊慌失措,有相同也有不同,身份的真真假假,带来了探寻的欢乐,也带来了不同人对同一个人的关心。


    《杖策》的故事囊括了战时与战后,结局梅长苏离开了人世。故事不算很长,若是说平淡却也有着冲突,长苏和蔺晨也曾关系破裂过,琅琊山也曾陷入过危机过,若是说这只是一个长苏吃错了药最后五感尽失而亡这个脑洞,但是故事之中也有着许多耐人寻味的细节,也有着前后呼应的细节。故事虽然不长,却十足十地耐人回味,我无法用简单的话去概括,也无法完整地去分析其中的细节,姑且提出几个我能说上一二的地方大胆地说上个两句,这样难免有以偏概全,管中窥豹的嫌疑,还请各位看客不要嫌弃。



最好的时光,最好的我们。当年的中考祝福,送给即将踏入中考考场的学弟学妹们。愿你们超常发挥,在合上笔盖的那一刹那,有战士得胜归来的快感。
千帆过尽,归来仍是少年。

这是一座生活了四年的校园……四年时间,不知有多少欢笑被它所记录。跑道上奔跑的身影,是青春最好的记忆。

三、在文化氛围上
        上海作为中国的前卫之都,毫无疑问是受到过外来文明的巨大影响的,无论是它的海派文化或是照搬的西式文化。
        而南京作为中国有名的六朝古都,无疑是中国  而同样的,正因文化冲击的问题,上海的年轻一代的文化倾向越发偏向外来化——无论它是西方的亦或是日本的。由此带动的,是上海饮食文化的逐渐变迁。
         从一开始的高档西餐成为上海人追求的对象,到后来西式饮食观念开始影响普通上海人的饮食,再到如今外来饮食已经开始渗入上海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不是说南京便没有这等情况的,只是因上文所述原因,南京的传统文化氛围带动的饮食氛围相对更牢固,而上海作为一个文化沙漠,其文化的地基是在外来文化的基础上建立的,故而面对外来文化冲击,上海的接受程度自然要比南京更强。而这,也间接影响着两地的小吃的发展。人文旅游的重点城市,同时自然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相对浓厚的地区,这一点无论是看历史积淀或是看整个城市的氛围都是显而易见的。
        正因此,在上海的学生在全家,罗森不断购买饭团,三明治等具有快餐性质的食品时,南京的有历史沉淀的小吃却能拥有横贯老中青的食客群体,而又是因为相同的原因,上海的不少小吃也面临传承问题,同时也面临广泛存在于生活中但固定食客群体却相对单一的一对悖论。相比之下,南京的小吃无疑是高出一筹的了。
        而同样的,正因文化冲击的问题,上海的年轻一代的文化倾向越发偏向外来化——无论它是西方的亦或是日本的。由此带动的,是上海饮食文化的逐渐变迁。
        从一开始的高档西餐成为上海人追求的对象,到后来西式饮食观念开始影响普通上海人的饮食,再到如今外来饮食已经开始渗入上海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不是说南京便没有这等情况的,只是因上文所述原因,南京的传统文化氛围带动的饮食氛围相对更牢固,而上海作为一个文化沙漠,其文化的地基是在外来文化的基础上建立的,故而面对外来文化冲击,上海的接受程度自然要比南京更强。而这,也间接影响着两地的小吃的发展。

二、在群众心理与生活氛围上
        众所周知,上海作为一个一线城市,生活节奏是非常快的,而在上海人的生活习惯中,相比南京人也更缺少一种慢生活的“佛系”思想。
        这一点在小吃的发展上无疑是有深远的影响的。
       上海的名小吃,如大饼油条等,都更符合上海人的生活节奏,这也是为何如此多的小吃摊都摆在地铁站周边的一大原因。相比与此,南京的小吃,无论干丝或是烧饼,糕点,都需要食客好好坐在小店中进行品尝,因此更具备被好好研究,享受的可能——若是一种被当做上下班迅速填饱肚子的“流水线”式生产的小吃,自然不可能被人长期研究做工改进或是蜜汁酱料等等。这在两地的小吃中是具有代表性的。
 

夫子庙小吃与城隍庙的对比
一、在群众市场基础上
作为中国三大小吃之首,南京秦淮八绝在市场上自然有其独到之处。以开洋干丝为例,干丝运用的食材是最最普通的豆制品,而其鲜味来自于海鲜汤和扇贝汤的吊味,以及熟练的老师傅的手工制作。而在上海小吃中,著名的刀鱼面或许可以在制作工艺上与之有共同之处。
  然而由于食材的成本问题,同样是手工制作的刀鱼面在价格上显然不具备任何竞争优势,而也正因其过高的价格,也决定了无论主观还是客观因素,刀鱼面自始至终都不可能是一种如夫子庙小吃一般平民化的小吃,乃至可以成为南京人的最爱小吃。这一点也同样适用于其他的南京小吃。

1. 干丝   一开始,干丝入口并无特殊。渐渐地,干丝所特有的香味体现了出来。口中干丝条条分明。汤中加了海鲜,因此有了一种鲜味。干丝与汤一起,味鲜而美。热汤配上之,其味无穷。

2.烧饼:表面金黄酥脆,内部馅料是一种类似豆沙的东西,但颜色比其更深,在卖相与口感上更胜一筹,大概是融合了南京人民的刚毅.
干丝:切得十分整齐,先入口的是汤汁的一种浓郁却又不腻的口感,之后借着汤汁的味道干丝既富有嚼劲又令人回味无穷.

3.糕团:五种颜色的馅料尝起来却有一种甜而不腻的感觉,总体感觉良好.

4.牛肉锅贴:相比上海刚出炉的锅贴,表皮相对更添了一份厚重的金黄,长度上也相对更长一些.入口能感受到传统的牛肉的味道,虽牺牲了汤汁四溢的口感,却更有一份浓厚,仿佛是历史传承的感觉.

5. 赤子元宵:赤子元宵名字虽显高尚,细究来也不过就是寻常的赤豆粥配上一些糯米丸子,是不少人喜爱的早点,用料也非常地有营养。赤豆的在营养方面的好处自不必说,且使得粥变得香甜。而糯米丸子则能够让粥变得更加糯。食用时便捷且美味,不失为热门的早点的选择

6.五色小糕:常听南京人嗜好甜食,而且莲湖糕团店的甜点有为出名,被评为"秦淮八绝"之一,而五色小糕则是莲湖糕团店提供的甜品之一。五色小糕色泽鲜艳,从上到下由五种颜色组成。五色小糕口感柔润,清香袭人,并达到甜而不腻,糯而不粘的效果,可谓甜品中的上乘。南京是六朝古都,甜品发展历史源远流长,五色小糕是这千年轮回发展的产物,当小糕送入口中,那股甜回旋、徘徊,渐渐渗入深处,挥之不去……